• <dd id="4qeu4"></dd><nav id="4qeu4"></nav>
    <optgroup id="4qeu4"><table id="4qeu4"></table></optgroup>
    在線搜索
    確認
    取消
    企業使命
    維護合作方利益,與事業合作伙伴搶手共贏

    云南持續干旱造成631萬人受災損失23億元

    云南持續干旱造成631萬人受災損失23億元

      云南大旱造成損失23億元,有人稱原因或為烈日炙烤!水庫見底!河水斷流!水井干涸!良田變焦土!云南備受干旱的煎熬!連日來,記者行走于云南的多個山村、水庫、農田,實地采訪這場干旱給當地生產生活帶來的影響。

      連續3年干旱,已造成云南631.83萬人受災,已有242.76萬人、155.45萬頭大牲畜出現不同程度飲水困難;全省直接經濟損失23.42億元,其中農業損失22.19億元。

      保供水、保民生成為云南各級政府當下的頭等大事。據悉,目前云南省已有195萬人(次)投入抗旱救災,投入2590眼機電井、2124處泵站、8.89萬臺(套)抗旱機動設備,臨時解決了315.4萬人、155萬頭大牲畜飲水困難,臨時澆灌農田296萬畝。

      文、圖/記者喬軍偉

      吃水困難 8公里外取水 1噸水要30元

      喀斯特地貌造就了石林的美譽,然而,連續3年的旱情,這種不積水的地層卻讓當地農民焦渴難耐。干旱造成石林全縣4萬多人飲水困難。據悉,截至1月29日,全縣81座小型水庫壩塘已干涸32座,1萬多畝莊稼絕收??値烊?96.7萬立方米的圓湖水庫如今水面不到原來的1/3,而新壩水庫則完全干枯,綠水塘村的大水塘已經變成了一個大操場,村民可以在里面開拖拉機。

      當地村民介紹,自去年6月以來石林就沒有過有效降雨,每天只能去8公里外的地方取水。石林縣圭山鎮的村民告訴記者,他們去鎮上的加油站等地方拉水,每噸要7塊錢,再加上來往油費,一噸水差不多要30元。

      在羅平縣九龍鎮的湖底村附近,記者隨處可以看到,幾乎每一家的房頂上都有一個方形的水窖。正在刨地的尹蓮翠告訴記者,他們村子現在吃水很困難。自來水上不來,自家的水井又不出水,他們只好將自家房頂建成可以儲水的小水窖,每次下雨的時候,積蓄一些水,以后的日子就吃這些水?!坝械募彝シ宽斏系乃苍缇统酝炅?,要跑很遠拉水?!?/p>

      阿崗鎮位于羅平縣城西北部,在前兩年的干旱中,這里是羅平縣的重點抗旱區。阿崗鎮法郎村地處半山坡,村子里的3口水窖只剩下一個有水,黑乎乎的水僅僅能蓋住水窖底部。正在水窖邊洗衣服的大嫂告訴記者:“村子里面的3口水窖都已經完全干枯,一根細細的水管成了全村人賴以生存的水源?!?/p>

      目前,旱災已造成云南631.83萬人受災。截至2月中旬,專家們在云南首次運用國際領先的物探設備尋找地下水。目前,云南省國土資源廳已組織79臺鉆機開展地下找水工作,施工深井79口,已成井驗收20余口,日出水量6300余立方米,緩解了8.5萬余人的飲水困難。

      農業損失 小麥基本絕收 九成蔗區受災

      受干旱影響最嚴重的是農業部門,目前該省面臨著農作物減產、絕收、經濟損失不斷擴大的局面。因干旱造成大春農作物受災面積達651.08千公頃,成災面積達376.17千公頃、絕收面積達62.48千公頃,全省直接經濟損失23.42億元,其中農業損失22.19億元。

      “小麥已經基本上絕收了?!笔挚h蒲草村村民老楊看著枯黃的麥苗告訴記者?!澳憧纯催@長勢,到現在了還漫不過腳脖子,怎么會結籽呢?”阿路山村村民任建紅夫婦干脆將還有點青葉的豆苗通通拔出,準備回家喂牛。

      久不下雨對農業的影響極其嚴重,然而,相比之下,省內糖業的受害程度更大過別的農作物。云南省是中國第2大蔗糖產區,常年甘蔗種植面積450余萬畝。持續干旱已經導致云南省近九成蔗區受災,確定受災面積已達40萬畝,預計影響甘蔗產量150萬噸。

      2月16日,記者在德宏州龍川蔗區看到大片大片的甘蔗還在田里沒有收割,很多甘蔗已經開花。蔗農張德高告訴記者,當前是種植、生產的高峰期,許多糖廠由于供貨充足,無法一下子完全收購,就讓蔗農分塊收割,大量的甘蔗在田地里來不及收割,很多甘蔗在田里開花?!案收衢_花,甘蔗的糖分會降低,影響榨糖質量。一般情況下,蔗農會在甘蔗開花前砍下榨糖,糖廠也會要求蔗農在甘蔗開花前砍下榨糖,但是由于糖廠無法一下子收購太多,只好眼睜睜地看著損失一天天擴大?!?/p>

      干旱還將導致春玉米、馬鈴薯等無法播種,影響整體收成。另外,目前云南特色經濟作物烤煙應該開始育苗,但干旱可能導致烤煙推遲移栽,影響煙農收入。

      污染嚴重 池溏垃圾如山 河流變臟不敢喂牛

      連續3年的大旱,讓云南人體會到了“水貴如油”。然而,記者在采訪中發現,有些吃水非常困難的村子里,幾乎見底的池塘里、小溪邊,僅剩的一點點水已經被嚴重污染。各種生活垃圾堆積如山,塑料袋、飲料瓶甚至醫療垃圾都在侵蝕著水塘。

      在羅平縣阿崗鎮的法郎村,記者看到村子的一個大池塘已經接近干枯,位于池塘中間不到3平方米的水面也變成了墨綠色,各種顏色的塑料袋漂浮在水面上。池塘岸邊,一堆堆的生活垃圾如同小山包。更令人震驚的是,緊挨著池塘邊的是一間村衛生所,衛生所門口正對著池塘,各種醫療垃圾隨處可見,輸液管、一次性針管、用過的棉球等,直接傾倒在池塘岸邊。

      距離池塘不到5米就是村子里的一個水窖,水窖底部一半干枯,另一半剩下一點點水。一位阿婆站在水窖邊,用水桶一下一下地剮著僅剩的一點水?!斑@個水塘以前很多水的,水也很清,村里的小孩子都可以在里面洗澡抓魚?,F在,你看看都變成什么樣子了?”阿婆指著被污染的池塘痛心地說。

      在羅平縣的牛街鎮附近,一條小溪從村子邊流過,小橋的下面,寬闊的河床和狹窄的水面上垃圾遍布。村民告訴記者,這條河以前是很寬闊的,村民在田間干活,渴了就可以直接喝里面的水?,F在,水不僅少了,還被嚴重污染,都不敢用這些水喂牛了。

      在干旱的云南,農村水污染現象不僅僅是羅平縣的幾個村子。在石林縣,記者同樣看到不少山村的河流池塘被污染,有的是被生活垃圾污染,有的是被小工廠的污水侵蝕。水污染和干旱一道嚴重威脅著農村飲水安全。

      據報道,截至2010年年底,云南全省農村飲水不安全人口達1240萬人,其中75%集中在山區、半山區。由于環境治理“重城市輕農村”,絕大多數環保資金都投向城市和工業治理污染,農村成為被遺忘的角落。

      水利設施 水窖大都干枯 水庫見底無法供水

      水庫見底、莊稼枯死、吃水困難……這樣的情況早在2010年時便出現。當年3月視察旱情的溫家寶總理表示:抗旱基礎設施建設滯后,水源工程不足,灌溉設施不配套,山區人畜飲水困難,是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突出問題。如今,問題依舊存在。

      記者采訪途中,隨處可見公路兩邊的田地里分布著大大小小的各種水窖,出租車司機說,這些水窖大都是近幾年新修的。然而,這些水窖基本上都是干枯的,有的水窖里面臟兮兮的,成了“垃圾桶”;更有甚者,水窖里面被填土種上了莊稼。而各種引水渠,也大多數是有渠沒水。

      “水渠沒有水很正常?!甭访酪卮逡晃淮迕窀嬖V記者:“水渠的水大都是從水庫里面放出來的?,F在,很多水庫都已經見底了,即便沒有見底的水庫,水位也嚴重下降,根本無法供水?!?/p>

      石林縣長湖鎮兩位60多歲的阿婆每天都要步行一公里來到水窖取水。阿婆告訴記者,附近大部分水窖早就沒有水了,只有這個有水,還是政府每天派人從水庫運過來的,“這些水連吃都不夠,更別說抗旱澆地了?!?/p>

      云南省防汛抗旱指揮部2月26日的簡報稱,121件增蓄應急重點項目已全面啟動。35件項目主體工程基本完工、完工率29%,逐步投入使用發揮抗旱效用。

      龍川縣正在修建水渠的村民告訴記者,不管怎樣,先把水渠修好,再慢慢地解決其他問題。

      原因探析:

      夏季風異常水汽減少

      毀林破壞自然循環功能

      云南省水利廳網站資料顯示,云南境內河流眾多,徑流面積在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有908條,全省多年平均降水量1258毫米,水資源總量2222億立方米,居全國第3位,人均水資源占有量近5000立方米。

      然而,從2010年開始至今,云南已經連續3年遭遇大旱。據了解,今年2月上旬全省河道平均來水量較常年整體偏少32%,去年汛末至今,全省河道平均來水量較常年整體偏少50%,有254條中小河流斷流、390座小型水庫干涸。截至2月20日,全省庫塘蓄水總量43億立方米,比去年同期少蓄17.7億立方米。

      針對云南連續3年出現干旱,有氣象專家分析認為,這3年雨季降水偏少主要有4大成因:由于影響云南的夏季風持續異常,輸送到云南省的水汽減少;同時季風形成的低值輻合系統減少,致使與云南上空對流偏弱;西太平洋副高位置對云南的降水也不利;再加上2009年、2010年副高位置偏西偏強,在其控制之下,不利于降水,而2011年副高位置偏東,其外圍的水汽難以輸送到云南。

      然而,有網友卻給出了另外4種解釋:一、近20年來每到雨季,各煙草種植縣和鄉鎮大量發射防雹彈:由于雨季到來的時候,也正是烤煙生長的季節,為了保證烤煙的產量和質量,當地政府就大量地發射防雹彈。二、野蠻開采礦產資源導致地下水枯竭:部分地區水土資源過度開發,水土流失及生態環境惡化。在石林縣,一問起哪個地方干旱嚴重,村民就會提起圭山鎮,理由就是那里有煤礦。三、瘋狂毀林破壞自然循環功能:近年來,當地為了發展經濟林,大量種植桉樹這種被稱作“抽水機”的經濟林。雖然桉樹是否造成干旱還在專家的爭論之中,但當地村民卻說出了一個驚心動魄的現象:桉樹林區,寸草不生,“連螞蟻都找不到”。四、畸形的庫塘安全管理理念導致蓄水嚴重不足。已經連續2年的干旱,清晰地暴露出當地水利設施的不足,大量的投入卻沒有能夠得到應有的回報。

      干旱的原因尚在探討之中,抗旱的措施也正在積極實施。在這場天災的背后,還有多少本可以避免的人為因素,也應該成為政府認真思考并積極解決的問題。

    返回列表

    CONTACT INFORMATION

    聯系方式

    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區廣福路8868號雙城際商務中心C座9樓909-915室

    MOBILE TERMINAL

    手機端

    歡迎掃一掃訪問手機端網站

    公眾號二維碼

    ONLINE MESSAGE

    在線留言

    留言應用名稱:
    客戶留言
    描述:
    驗證碼

    版權所有:云南景輝工程技術開發有限公司    滇ICP備12000920號   技術支持:中企動力   昆明

    彩票平台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